歡迎來到蘭州農業發展集團有限公司! 網站地圖|人力資源

廉政窗(2021-10)期

發布日期:2021-11-22點擊量:

新時代紀檢監察工作要增強系統思維

近日,趙樂際同志在中央紀委常委會第二十三次集體學習時強調,新時代紀檢監察工作要增強系統觀念、系統思維。全面從嚴治黨是“四個全面”戰略布局的重要組成部分,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斗爭是一項具有長期性、艱巨性、復雜性的系統工程,只有堅持系統謀劃、科學統籌,才能穩中求進、順利推進。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持系統觀念、系統思維,形成了包括全面從嚴治黨在內的一系列新布局和新方略。從概括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斗爭“四個統一”重要啟示,到總結全面從嚴治黨“六個統一”寶貴經驗,再到確立“一體推進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方針方略,習近平總書記高超運用系統觀念、系統思維,引領新時代全面從嚴治黨取得歷史性、開創性成就,產生全方位、深層次影響。當前,腐敗這個黨執政的最大風險仍然存在,特別是政治問題和經濟問題交織、傳統腐敗和新型腐敗交織、區域性腐敗和領域性腐敗交織、用人腐敗和用權腐敗交織、境內交易和境外套現交織、“圍獵”和甘于被“圍獵”交織,呈現出新特點。與此同時,轉入地下的不正之風隱形變異、潛滋暗長,且與腐敗問題互為表里,由風及腐、由風變腐、風腐一體現象屢見不鮮。嚴峻復雜的形勢要求我們,推動新時代紀檢監察工作高質量發展,必須進一步增強系統觀念、系統思維,把反腐敗作為一項系統工程來抓。

系統觀念、系統思維是馬克思主義唯物辯證法的基本要求,是科學的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以系統觀念、系統思維來思考、謀劃、推進紀檢監察工作,就是要從整體上認識和把握紀檢監察各項工作的本質特征、內在聯系和發展規律,增強工作的前瞻性、全面性、戰略性。要把主體責任、監督責任、協助職責統籌起來。全面從嚴治黨要靠全黨、管全黨、治全黨,主體責任是“牛鼻子”,紀檢監察機關要履行好監督責任、發揮好協助職責,為同級黨組織履行主體責任當好參謀助手,同時加強對黨組織特別是“一把手”和領導班子成員的監督,推動“關鍵少數”在管黨治黨上當先鋒、在遵紀守法上作表率,實現“兩個責任”貫通聯動、一體履行。要把監督體系與治理體系對接起來。監督是國家制度和治理體系有效運轉的重要支撐,有效對接兩個體系,關鍵在于堅持以黨內監督為主導,推動完善黨和國家監督體系,統籌銜接紀律、監察、派駐、巡視四項監督,貫通協同人大監督、民主監督等其他方面監督,把監督融入區域、部門、行業、基層、單位治理之中,在權力運行過程中發現問題、糾正偏差、防范風險,發揮監督保障執行、促進完善發展作用,充分釋放監督治理效能。要把正風肅紀反腐與深化改革、完善制度、促進治理、推動發展貫通起來。瞄準重點領域突出問題持續正風肅紀反腐,推動查處、整改、治理貫通融合,把查辦違紀違法案件與推動深化改革、堵塞制度漏洞結合起來,把整治作風突出問題與完善體制機制、強化監督監管結合起來,既為改革發展穩定清淤排障,又找準革新破局的突破口,實現查處一案、警示一片、治理一域。

增強系統觀念、系統思維,根本是要堅持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一體推進,努力取得更多制度性成果和更大治理成效。“三不”一體推進的方針方略,貫穿著紀律、法律、制度、規矩、理想、道德要求,是有機統一的整體。要將其全面貫徹到紀檢監察工作全過程各方面,每審查調查一個案件、開展一次巡視巡察、查處一起作風問題,都要同步謀劃以案促改、以案促治,有效凈化政治生態,提升黨員干部清廉素質,切實增強并有效實現政治效果、紀法效果、社會效果有機統一





一體推進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
強化系統觀念  提高治理效能

  查處腐敗案件,一個重要目的是消除阻礙制度執行、影響治理能力的消極因素,使制度優勢轉化為治理效能。今年以來,紀檢監察機關緊扣高質量發展主題,強化系統觀念,把“三不”一體推進貫徹到正風肅紀反腐全過程各方面,完善監督約束,明確權力邊界和運行規則,推動建立健全制度,不斷提高治理腐敗效能。

  強化對權力運行的制約監督,織牢織密監督網

  “每季度主持召開1次專題例會,每年每人開展談心談話不少于1次……”近日,浙江省杭州市錢塘區政府領導及部門單位“一把手”都收到這樣一份電子“廉政大禮包”,禮包里除了37條責任任務清單,還有廉政微電影、黨紀法規等。該區紀委監委緊抓“關鍵少數”,將“一把手”和領導班子成員的任務可視化、責任具體化、時間節點化,督促黨員領導干部履行全面從嚴治黨責任。

  嚴密監督網絡,不斷增強監督治理效能,是“三不”一體推進的持久支撐和穩固保障。紀檢監察機關推動構建全覆蓋高質量的監督體系,推進紀律監督、監察監督、派駐監督、巡視巡察監督協調銜接,推動黨內監督同其他監督貫通融合,實現信息互通、監督互動、成果互享,不斷增強監督的權威性、協同性、有效性。

  重慶市紀委監委在推動政法隊伍教育整頓中,將監督執紀執法工作與中央巡視反饋意見整改結合,研究制定6個方面11項具體措施,實行領導包案,建立監督檢查室牽頭抓總,其他部門分片作戰,派駐(派出)機構、區縣紀委監委、巡視巡察機構等同向發力的監督格局。

  江西省吉安市紀委監委以重點領域問題專項治理為抓手,部署建立紀檢監察機關與主責部門情況通報和線索移送機制,健全問題督辦機制,對案件反映出的共性問題、突出問題,向相關部門下發紀檢監察建議書和工作提示函,督促深入剖析、建章立制,規范權力運行。

  在制度建設上堵漏洞、補不足,扎實做好后半篇文章

  不久前,北京市紀委監委駐市住建委紀檢監察組會同豐臺區紀委監委查處了一起“小官巨腐”案。該市住房和城鄉建設委員會綜合服務中心業務一科原科長周碩以權謀利、吃拿卡要,收受錢財累計達1600萬元。最終,周碩因犯受賄罪和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被判處有期徒刑9年,并處罰金人民幣30萬元。

  “工程建設領域涉及面廣、資金密集、審批權力集中,針對該案暴露出的法規、制度建設上存在的問題,我們督促駐在部門認真查擺問題,梳理廉政風險較高的商品房預售許可、建筑業企業資質核準、物資采購等權力集中領域,持續推進‘承諾制’等審批制度改革,健全完善資質審批系統,進一步把制度的籠子扎得更緊更牢。”北京市紀委監委駐市住建委紀檢監察組有關負責人表示。

  以案促改是貫徹“三不”一體推進方針方略的有力抓手,各級紀檢監察機關緊盯監督執紀中發現的典型問題、共性問題、深層次問題,聚焦案件多發頻發部門單位,督促開展專項治理、完善制度建設,推動辦案、整改、治理貫通融合。

  針對土地管理領域腐敗問題,天津市紀委監委制定專項整治工作方案,將專項整治與深化改革、完善制度、促進治理貫通起來,推動主責部門深化土地管理領域機制改革和制度建設,全面梳理土地管理領域的權力關鍵環節、潛在風險,研究完善風險防控措施。今年以來,制發紀檢監察建議書、提示函17個,推動完善相關制度26項。

  上海市靜安區紀委監委對國企財務人員挪用公款案件實行“一案雙查”,既嚴肅查處財務人員違紀違法問題,又嚴肅追究領導責任和監管責任。對案件暴露出的問題制發監察建議書,督促強化財務日常檢查,將制度落到實處、管住長遠。同時,就購買第三方服務不規范等問題主動加強與區財政局等部門的溝通,梳理匯總日常監督、審查調查、巡察審計情況,制定問題清單,推動區財政局出臺《靜安區政府購買服務實施辦法》,形成指導性目錄與禁止性事項相結合的規范管理模式。

  推動個案查處向修復凈化政治生態轉化,提高治理腐敗效能

  在西藏自治區紀委監委日前召開的地廳級領導干部警示教育大會上,600余人現場觀看了自治區衛生健康委員會原黨組書記、副主任王云亭違紀違法案件警示錄。王云亭今年4月被“雙開”,通報指出其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在承攬工程項目、銷售醫療設備等事項上提供幫助,收受巨額賄賂。

  “王云亭案的發生,暴露出衛健系統黨內監督缺位等問題。”西藏自治區紀委監委有關負責人說,自治區紀委監委駐自治區衛健委紀檢監察組以制度建設為抓手,督促被監督單位完善黨委會議事規則,健全廉政風險防控機制,著力整治衛健系統領導干部以及醫療機構藥品采購、招標等關鍵崗位人員腐敗問題,斬斷醫療腐敗利益鏈,促進衛健系統政治生態持續改善。

  一體推進“三不”,要與營造涵養凈化政治生態結合起來,有針對性地對相關地方、單位開展政治生態分析研判,剖析深層次共性問題癥結和要害,推動個案查處向修復凈化政治生態轉化,形成良好發展環境。

  福建省紀委監委結合全省人防系統違紀違法典型案件,形成政治生態分析報告和紀檢監察建議,推動人防系統從黨內政治生活嚴起,聚焦主責主業,規范權力運行,培育廉潔文化,營造風清氣正的政治生態。該省人防辦主要領導對各設區市、平潭綜合實驗區人防辦主任開展集體約談提醒,推動人防系統腐敗問題專項治理排查問題整改到位;深入開展專題警示教育活動,給案發地區或單位黨員干部以震懾和警醒。

  “只要在煤炭資源領域不當得利,都將受到追究。”內蒙古自治區紀委監委有關負責人介紹,煤炭資源領域違規違法問題專項整治一開始,他們就成立監督責任辦公室,與主體責任辦公室同步排查風險、查處案件、建章立制。一年來,內蒙古自治區下大力氣革除積弊,拓展延伸治理鏈條,出臺促進煤炭行業高質量發展意見,壓縮審批時限,礦業權行政審批由原來的22個工作日壓縮至13個工作日,全區煤炭行業治理能力、煤炭企業發展能力進一步增強。

 

  

 

 

嚴明疫情防控工作紀律 甘肅省紀委監委對黨員干部和公職人員提出“八個嚴禁”要求

甘肅省紀委監委20日晚下發通知,要求進一步嚴明疫情防控工作紀律,并對全省黨員干部和公職人員提出“八個嚴禁”紀律要求。

通知要求,要堅決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和省委、省政府疫情防控工作部署要求,以嚴明紀律和過硬作風保障各項防控措施落實到位,確保打贏疫情防控戰。

通知對全省黨員干部和公職人員提出“八個嚴禁”紀律要求:

一是嚴禁違反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執行疫情防控工作決策部署做選擇、搞變通、打折扣,有令不行、有禁不止,陽奉陰違、自行其是;

二是嚴禁在疫情防控工作中臨陣退縮、推諉扯皮,敷衍塞責、消極應付,玩忽職守、失職瀆職,不擔當不作為、慢作為假作為,以及增加基層負擔、搞“填表抗疫”等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問題;

三是嚴禁在疫情防控工作中弄虛作假,瞞報、謊報、漏報、遲報、錯報疫情及防控工作信息;

四是嚴禁貪污、挪用、截留、擠占疫情防控資金和物資,以及在調配使用過程中虛報冒領、優親厚友、揮霍浪費等行為;

五是嚴禁從事、參與哄搶疫情防控物資,以及利用職務之便或職務影響囤積居奇、哄抬物價,謀取私利、借機斂財,擾亂市場秩序,干擾正常經營等行為;

六是嚴禁耍特權、搞特殊、使性子,不配合防疫檢測、排查、登記,不執行隔離規定,不如實報告有關事項,隱瞞個人及家屬旅居史、接觸史等涉及疫情相關情況,或為親屬等利害關系人逃避管控提供幫助,以及以任何形式、任何借口妨礙、干擾、影響疫情防控工作的行為;

七是嚴禁編造、傳播、散布虛假疫情信息或發表有關疫情不當言論,以及擅自發布、傳播、泄露非公開發布的疫情防控工作信息資料;

八是嚴禁在疫情防控期間違規組織或參加各類聚餐、聚會等聚集性活動。

通知強調,全省各級各部門要切實扛起疫情防控主體責任,確保令行禁止、政令暢通。廣大黨員干部和公職人員要發揮模范帶頭作用,嚴格遵守各項紀律規定,自覺落實疫情防控措施,全力以赴做好疫情防控工作。各級紀檢監察機關要充分發揮監督保障執行、促進完善發展作用,加強政治監督,嚴肅執紀執法,對頂風違紀、有令不行、有禁不止的依規依紀依法從速從嚴從重查處,對違反“八個嚴禁”的一律先免職再查處。

 

 



跌倒在污水“淘金”中的新任廠長 

“剛擔任廠長,我就感受到轄區工業企業有求于我的心情非常迫切。自己沒有經受住考驗,收了錢。接下來,他們開始定期給我送錢,我也不斷用手中權力幫助他們……”擔任江蘇省太倉市自來水有限公司工業污水處理分公司港城污水處理廠廠長不到3個月,汪健就收下了第一筆賄款。

2021年3月9日,在與一名企業負責人談話過程中,辦案人員發現其與汪健經濟往來密切。事后查明,從2015年6月到2021年2月,汪健在簽訂污水處理合同、免收污水處理費、延長排污時間等方面為他人謀取利益,還采用隱匿廢水轉運記錄、現金收費不入賬等手段侵吞污水處理費。2021年8月19日,因貪污10萬元、受賄159萬元,汪健被判處有期徒刑5年6個月,并處罰金42萬元。

一路打拼,業務出眾,短板明顯

1970年,汪健出生在江蘇省太倉市一個普通農民家庭。性格外向的他沒有繼承祖上金銀加工的手藝,而是立志通過讀書打拼屬于自己的路。

2000年,在太倉市水處理公司從事會計工作一段時間后,汪健主動申請到污水處理業務的一線崗位去學習。在同事的記憶中,汪健善于鉆研,也很有奮斗精神。有一次,污水池的水泵出了故障,身為機修班長的汪健不僅準確判斷出問題所在,還不顧惡臭親自從污水池中吊起水泵,清理掉葉輪上的污垢和垃圾,及時排除了故障,在場的人無不為他的技術水平和敬業態度所折服。

2005年至2008年,汪健連續四年被公司評為先進個人,他也一步步從電工成長為技術員、機修班長、副廠長。到2011年,業務能力突出的汪健被提拔為太倉市城區污水處理廠廠長。由一線職工晉升為主要領導,這在太倉市水處理行業可謂屈指可數。記者從太倉市水處理公司了解到,直至案發前,汪健仍是公司唯一可以隨時頂替一線操作工的廠領導。

作為新任廠領導,汪健沒有什么架子,也沒有放棄技術業務,而是繼續勤奮努力并踏實工作。每當公司舉辦業務培訓活動,他總是坐在第一排聽講,并非常認真地記筆記,課后還會主動加授課老師的微信,和他們保持聯系,向相關專家學者請教工作中遇到的問題。

但在同事看來,成為廠長的汪健已經暴露出一些缺點,比如原則性不強、老好人思想明顯等。據同事回憶,有一次汪健在廠區推行污水處理業務流程改革,一些職工認為自己年齡大、資歷深,不愿意學習新知識,堅持用舊的操作流程,不聽從汪健的新指示,雙方產生了不小的矛盾。面對職工的守舊和抗拒,汪健沒有采取任何務實的工作舉措改變這種局面,導致業務流程改革最終不了了之。“這種處事方式在當時沒有造成太大惡劣影響,但當他成為港城污水處理廠廠長面對大量企業老板的請托時,不懂拒絕就給他帶來了嚴重后果。”辦案人員說道。

相比出類拔萃的工作成績,汪健的個人生活顯得比較坎坷。他的家人對記者說,汪健早年離異獨居,后來到一線崗位后,上班地點偏遠,又經常加班,漸漸減少了與家人的聯系,很少有人了解他八小時外的生活,也讓他逐漸養成了散漫與獨斷的習慣。

“只注重業務能力,不重視政治學習,也是汪健作為一名國企干部的明顯短板,更是導致他后來走上違紀違法犯罪道路的重大隱患。”辦案人員介紹,在搜查汪健個人車輛時,他們發現一本《污水處理工程工藝設計》的專業書籍,已被翻看得破破爛爛,書中還留有多處各種筆跡的圈畫痕跡。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則是他的政治學習心得,很多內容都是照搬照抄,甚至還有一些是下屬代抄代寫而成。

【同事有話說】我來到污水處理廠工作時,汪健還是一名普通電工。與他共事的這十多年間,他一步步成長為港城污水廠廠長。在他被留置之前,無論是技術能力還是為人處世,周圍人對他的評價一直都不錯。比如,為了防止排污超標,汪健有好幾次身先士卒,整夜守著設備不斷調試,連續幾天吃住在廠里,大家都很受感動。他對待同事也很和善,別人求他幫個忙,他基本沒有拒絕過。

聽說他是家中長子,一直以來對父母也比較孝順。家里也挺看重他的個人發展,當上港城污水處理廠廠長后,汪健非常重視這個崗位帶給他的榮譽,還專門帶父親到工廠參觀過。對他來說,這也算實現了父母對自己的期望。

無論是領導還是同事,大家對汪健的評價都是一個“好”字,可惜他的人生也毀在了無原則的“好”上。從技術人員走上管理崗位后,汪健最大的問題就是管理上大大咧咧,原則性不強,屬于典型的“老好人”。廠里排污操作流程改革的那件事,就是因為他不能處理好員工的抵觸情緒不了了之,結果沒能優化污水處理流程。聽說他當上港城污水廠廠長不久,就收了一家豆腐廠老板送來的“感謝費”,對此我也不覺得非常驚訝。因為“老好人”一旦手里有了權力,往往就容易忘記原則。我覺得作為領導干部一定要學會管理,既要管好業務,管好隊伍,更要管好自己;既要學會接受,也要懂得拒絕。這個拒絕不僅是出于單位的利益,也是為了自己能夠明明白白、清清白白。 

難抵誘惑,有求必應,沉醉權錢

2015年,汪健調任當時太倉市唯一的集中式工業污水處理廠——港城污水處理廠任廠長。該廠位于太倉市港口經濟技術開發區化工園區內,主要負責對園區75家企業的生產廢水進行集中處理。

這次看來平常的崗位調整,成了汪健職業生涯乃至人生經歷的一個重要轉折點。當時,環境保護監督執法日趨嚴格,企業獲得工業污水排放許可證的標準大大提高。太倉港區化工園區內外的眾多企業必須取得排污許可資格,才有可能通過環保測評進而順利投產經營。在哪些企業能接入污水管網排污、接入后排污水量有多少、治污費如何計算等方面,汪健都有一定的決定權。一時間,眾多企業主都把“渴求”的目光投向了這位新任廠長,他瞬間成了企業主爭相討好的“香餑餑”。

2015年9月,汪健任職港城污水處理廠廠長還不到3個月,轄區內某家豆制品公司老板就親自登門拜訪,表示公司業務雖然起步順利,但污水排放量節節攀升使得污水處理費數額增大,以致公司資金緊張,請求汪健減免部分污水處理費,并表示今后會定期對他進行“補償”。

真金白銀的誘惑,對初掌權柄的汪健產生了巨大沖擊。在此之前,汪健一直都在生活污水處理廠任職。生活污水的污水處理費已經包含在自來水費中收取,公司權力運行相對規范,權錢交易空間較小,汪健很少與用戶直接打交道。但工業污水處理則截然不同,不僅是以市場化模式進行運營,而且工作中經常需要與轄區企業打交道。此時的汪健,從來沒有接觸過送錢上門的企業老板,更沒有真正品嘗過所謂的“權力滋味”。對不法企業主拋來的“糖衣炮彈”,最開始汪健心里還是有所顧慮,但聽到企業老板說“這點錢沒啥的,不收就太不近人情了”。從未經歷過這般人情攻勢的汪健,在猶豫中還是答應了企業老板的請托,最終收下了一份份“心意”。

按照相關規定,汪健并沒有減免污水處理費的決定權,必須向上級公司書面請示。但在向上級領導匯報時,他一心想著替企業老板說話,特別強調這家豆制品公司污水中所含的有機物對污水處理廠的生化系統培育有好處。經公司研究決定,同意暫時不收污水處理費,必須另簽合同。但是,為了謀取私利,汪健把公司的決定丟在一旁,擅自口頭向該企業表態今后免收污水處理費,根本沒有另簽合同。2015年12月,該企業老板“如約而至”,給汪健送來5000元感謝費,并表示以后每個月都會奉上。

至此,汪健與這家企業正式結成了“利益聯盟”。他利用職務便利先后為該企業在建設直排管道、更換粗口徑管道、上調污水排放限額等方面提供幫助,企業老板為其送上的感謝費也從原來的每月5000元攀升到每月2.5萬元。截至案發,僅這一家豆制品企業就向汪健送了102.5萬元“感謝費”,甚至在汪健被留置的當天,該企業老板還在發微信請他收錢。

審查調查顯示,除這家豆制品企業外,汪健利用手中的職權還先后收受9家不同類型企業的錢款,共計人民幣56.5萬元。對于“上貢”企業家姓甚名誰,汪健絕大部分都講不出來,“收了誰的錢我不太在意,只要送錢,基本是‘有求必應’。”

在這些不法企業老板的眼中,履新不久即倒在“圍獵”槍彈之下的汪健卻是一個務實能干的“好”干部。他們表示汪健沒有架子、容易溝通,還特別“夸獎”汪健在制度規矩的執行上非常靈活,說了就能定、定了就能辦、辦了就能成,什么事都能搞定。這些所謂的“表揚”,反映出的恰恰是汪健原則性不強、做事獨斷專行、缺乏紀法意識的弱點。為幫助一些企業違規排污,他可以無視和規避公司管理制度,甚至隱瞞真相向上級請示匯報,篡改公司模板合同與企業簽約。

辦案人員分析,汪健錯把為企業服務的權力當成換取報酬的“對價”,收錢來者不拒,完全忘記了水處理行業的規范和國企管理者的責任。在廠長新崗位上,他迅速體會到了權力變現的“美妙滋味”,貪婪斂財的私欲被不斷放大,迅速從治污排污的行家蛻變成了大搞權錢交易的“能手”。

兩副面孔,一錯再錯,無法收手

在港城污水處理廠任職的多年里,汪健一面大肆收錢,另一面則表現得忘我工作,并積極向黨組織靠攏,提交了入黨申請書。2018年4月,汪健成為一名預備黨員。

“我在單位同事、領導面前,一直維持著積極工作、要求上進的正面形象,但同時又在背地里跟多名老板保持不正當的經濟往來,是一個貪得無厭的負面形象。人前人后有兩副面具,主要出于‘兩面人’的心理。”汪健曾這樣評價自己。

犯錯誤不可怕,可怕的是諱疾忌醫、迷途不返。汪健原本有改過自新、重回正軌的機會,但他卻沒有認真把握。2018年6月12日,太倉市環保局執法人員對港城污水處理廠進行現場檢查,發現100噸污泥露天堆放在倉庫外,未采取相應防范措施,造成工業固體廢物揚散、流失、滲漏等環境污染問題,汪健對此負有領導責任。2019年11月11日,因對企業監管不到位,導致企業受到行政處罰,汪健受到黨內警告處分。

這次黨紀處分沒有涉及汪健違反廉潔紀律的問題,也沒讓汪健引起警戒,他反而認為組織上并未掌握他與企業老板的不正當往來。心存僥幸的想法最終戰勝了改過自新的勇氣,讓他錯過了懸崖勒馬的機會。

汪健在懺悔書中特別寫道,太倉市水處理公司曾開展過國有企業管理人員專題警示教育活動,而且組織觀看的警示片都是發生在太倉本地國企的真實案例。“現場觀看時心理震撼非常強烈,聯想到自己的事情不禁有點后怕,心想不能這樣下去了。”但這種想法只維持了一小段時間,當他再次與那些企業老板接觸后,私欲再一次戰勝了良知,他繼續維系著與老板們的權錢交易。

時間來到2020年,這時的汪健在全市污水處理行業中已是能辦事、好說話的“知名”人物。有一天,一家餐廚廢棄物處理公司的業務員找到他,希望港城污水廠幫其處理一批污水,通過槽罐車外運的方式,直接送到污水廠來。這筆生意是該業務員接的“私活”,他同時向汪健提出,能否采取現金結賬的形式不要開票,這樣他就能多賺點差價,自然也會對汪健表示感謝。

“污流濁浪”中浸泡多年的汪健,早已權迷心智、財迷心竅,對此滿口答應下來。2020年底,這批餐飲廢水全部處理完畢后,汪健藏匿了該批污水處理量的記錄,把應屬公司的10萬元污水處理費占為己有,儼然把污水廠當作了自家企業。

臨近案發前的那段時間,汪健已經不敢把現金存入銀行,更不敢對家人提及錢的來源。一部分現金甚至被他隨意丟放在汽車后備廂中。辦案人員搜查車輛時,從一堆雜物中找到20余萬元現金,其中一個塑料袋的現金還保持著原封未動的狀態。

2021年3月8日,當辦案人員對汪健宣布留置時,他沒有感到意外,似乎這一幕在他腦海里已經反復出現過多次。汪健自己講道,被留置的第一個夜晚,他還夢到了自己剛到港城污水處理廠報到的情景,那時意氣風發的他沒有想到,自己的心智會在權力面前如此脆弱又如此迷失,最終落到無法收手的結局。

【警示點評】對于新任職領導干部而言,與此前的最大區別在于手中掌握了權力。任職后如何認識權力、正確使用權力,則是每一名新任職干部都必須過好的關口。遺憾的是,總有一些領導干部對此缺乏清醒認識,導致剛起步就跌了跟頭。

就拿汪健來說,作為國有企業領導干部,成長于技術一線,又長期忽視黨紀國法學習,導致政治素養和紀法意識成為短板。對這樣的干部,任前廉政談話往往都會反復提醒,一定要補上這一課,確保廉潔意識與新任職務一起提高,保證手中權力在合規合法的正確軌道上運行。

但從一線技術員工成長為國企負責人的汪健不僅沒有加強思想政治學習,反而放大了重業務、輕政治的慣性思維,把組織提醒當成了耳旁風,完全忽略了思想改造。他不僅沒有認識到手中權力對單位利益和轄區優良營商環境的重要性,也沒有主動學習紀法知識,更沒有認識到所處行業和自身崗位的廉潔風險。思想堤壩一旦失守,就無法抵御權力帶來的誘惑。面對不法企業主的圍獵,不以為然、不當回事的想法迅速占據上風,甚至錯誤認為對方送錢是對自己專業技術服務的肯定,直接把組織交付的“責任田”當作自己為所欲為的“自留地”,最終在以權謀私的“甜頭”下迷失了自我。

權力永遠都是雙刃劍,掌權為公可以更好服務百姓,濫用為己最終只會害了自己。作為新任職領導干部,必須想清弄懂權力從何而來、為誰而用,時刻清醒認識到權力帶來的影響和風險。特別是國有企業領導干部,掌握著國有資產的經營管理權,必須清楚權力和責任都來自人民,只有珍惜權力、管好權力、慎用權力,才能更好地在本崗位上奮勇爭先、建功立業。

 

 

 

 

【警鐘】自認國企特殊 享樂放縱迷打球

——寧夏回族自治區原經信委黨組副書記、副主任王儉嚴重違紀違法案剖析

   王儉,男,1960年10月出生,1977年9月參加工作,1986年12月加入中國共產黨。曾任寧夏回族自治區靈武礦務局副局長,靈州煤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副總經理、董事,寧夏煤業集團公司黨委委員、副總裁,神華寧夏煤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黨委副書記、董事會董事、總經理,神華寧夏煤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黨委副書記、董事長,寧夏回族自治區寧東能源化工基地黨工委副書記、管委會副主任,自治區經濟和信息化委員會黨組副書記、副主任(正廳級),2017年10月辭去公職。

  2019年10月8日,經寧夏回族自治區黨委主要領導批準,自治區監委對王儉涉嫌嚴重違法問題立案調查,并采取留置措施。2020年3月3日,王儉黨組織關系從北京市朝陽區轉入銀川市興慶區鳳凰北街黨工委崇安社區黨委。3月6日,自治區紀委對王儉涉嫌嚴重違紀問題立案審查。2020年7月8日,王儉被寧夏回族自治區紀委給予開除黨籍處分。2020年7月17日移送審查起訴。

  2020年11月25日,銀川市中級人民法院以王儉犯受賄罪判處其有期徒刑十四年,并處罰金人民幣400萬元;依法追繳其違法所得及其孳息上繳國庫。王儉不服提起上訴。2021年4月19日,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王總,今天狀態不錯啊,再來幾桿?”

  “好啊!”

  “厲害啊,王總,那您看我的項目……”

  “沒問題,放心吧!”

  被留置的前一天,王儉還約著“朋友”在銀川某高爾夫球場盡情揮桿,甚至承諾為該“朋友”爭取工程項目。然而,第二天,王儉就接到自治區紀委監委請他前往說明情況的通知,此時的他仍心存僥幸。“心想我都已經辭職了,應該沒什么事,還想著早點說清楚,出來再約幾場球,沒想到……”

  在接受審查調查期間,王儉對自己所犯的錯誤不以為意,多次為自己“鳴冤”:“我之前也參加過不少警示教育,覺得自己和那些人比起來算是比較廉潔的,而且我對寧煤的貢獻不小,本身也沒什么錯,就這么‘進來’了,挺委屈的。”

  隨著調查取證工作的逐步深入,當一樁樁違紀違法事實擺在他面前時,王儉震驚了,“不敢相信,這是我嗎?貪圖享樂、腐化墮落,收了這么多錢,干了這么多壞事,我早已跌入違法犯罪的深淵,卻麻木不仁,可悲、可惡。”

“王儉36歲成長為廳級領導干部,曾在神華寧煤集團任職十余年,直至任該集團黨委副書記、董事長,他的問題也主要發生在這一時期。”辦案人員告訴記者,王儉錯誤地認為國企干部可以“搞搞特殊”“變通一下”,他長期游離于組織之外,靠企吃企,驕奢淫逸,最終淪為政治上變質、經濟上貪婪、道德上墮落、生活上腐化的“蛀蟲”,教訓十分深刻。

向往奢靡享樂的生活,和老板打成一片,以隨時能“呼朋引伴”為榮

  “我一路是非常順的。”留置期間,王儉時常會談起自己的過去,“上學期間,我是大家公認的好學生。參加工作后,由于愛學習、能吃苦、業務能力強,很快就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在同志們心目中是非常優秀的,組織也很認可我,我在提拔上基本沒遇到什么坎。”

  2006年,神華集團重組原寧夏煤業集團公司,成立了神華寧夏煤業集團公司,王儉被任命為該集團公司黨委副書記、董事會董事,并成為首任總經理。2007年11月,王儉被任命為神華寧煤集團黨委副書記、董事長。

  “神華寧煤被稱作寧夏的‘工業長子’。作為它的掌舵人,這是王儉仕途的高光時刻。2008年,他被自治區授予‘有突出貢獻專業技術杰出人才獎’。”辦案人員說。

  然而,擁有這些光環的王儉卻漸漸忘記共產黨人的初心使命,思想滑坡,滑入深淵。

  “我的蛻變是從放松和逃避政治學習開始的。”王儉自我剖析道。入黨之初,他覺得參加組織生活是神圣而光榮的事,他積極參加政治理論學習,加強自身黨性修養。然而,走上領導崗位后,他的思想卻慢慢松懈,常以業務工作繁忙脫不開身為借口逃避組織生活。“我不愿意和大家坐在一起,以一個普通黨員的身份參加政治學習,成了游離于組織之外的‘特殊黨員’。”王儉說。

  在重溫入黨誓詞,學習黨章黨規黨紀后,王儉坦言道:“在留置室里的學習,是我擔任領導干部以來最全面、最投入的一次政治學習。”

  丟棄了共產黨人的“真經”,王儉變得精神空虛、不思進取,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開始扭曲。他常與老板們做比較,覺得自己在能力上不比身價千萬、上億的老板們差,但生活上卻相差甚遠,心里愈發不平衡。“‘天下之難持者莫如心,天下之易染者莫如欲’,自從我有了‘心中賊’,也就有了貪欲和私心。”王儉說,“我很羨慕老板們的生活方式,和他們在一起吃喝玩樂心情愉悅,覺得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他熱衷于建社交圈、朋友圈、生活圈,以手機通訊錄里存有幾千個聯系方式,能隨時“呼朋引伴”為榮。

內心失衡,信仰迷失,王儉把權力異化成建立人脈關系的工具,他認為,“只要我建立起關系,那之后的你來我往就是人情交際,不算以權謀私。”在辦案人員的耐心教育下,他才幡然悔悟,“用權力打造起的人脈關系實際上是一副沉甸甸的枷鎖,如果自己不是整天琢磨鉆營,而是把精力全部用在工作上,也不會作繭自縛,陷入泥沼,我這是明白得太遲啊。”

從拒收、小收到大收,頻次不高金額大、對象不多出手重,靠企吃企斂財六千余萬元

  建立起“人脈圈”后,王儉以增進感情、維系關系為幌子,經常吃吃喝喝、拉關系辦私事,大搞權力尋租。“人的貪欲是慢慢膨脹的,王儉也是這樣,他一開始是不收錢的,可以說,他的腐敗是經歷了從拒收、小收到大收的過程。”辦案人員說。

  在擔任神華寧煤集團董事長之前,王儉曾拒收過一些老板送的禮品禮金。但拒收之后他又覺得“虧”,感到遺憾且不甘。

  漸漸地,在收與不收、怎么收的問題上,他摸出了一點門道,并形成一套“原則”——只收可靠的、放心的、與自己有交集的老部下的錢。后來又逐漸演變為鎖定重點目標,呈現出“頻次不高金額大、對象不多出手重”的特點。

  “在王儉貪腐的道路上,有兩條‘大魚’不得不提,一是北京某股份公司實際控制人王某某,二是寧夏某公司法定代表人肖某某。”辦案人員說。

  “我的公司馬上就上市了,我給您些股份,保證上市后有很高收益。”2009年5月,王某某為感謝王儉幫助其公司承攬神華寧煤集團公司甲醇項目水處理系統等多個工程項目,提出給王儉轉讓其即將上市的公司原始股,王儉對此很是贊許,“他是個很懂感恩的人,而且做事也嚴謹,讓我別自己出面,最好能找個親戚‘購買’并代持。”

  此后,王儉安排其妻弟張某以150萬元“購買”該公司50萬股原始股,登記在張某名下。為了更加“保險”,王儉又安排張某和王某某簽訂虛假的退股協議,約定王某某退還張某150萬元股本金及10萬元利息,張某則退還股份,但實際雙方均未退還。2014年7月,王某某安排出售張某所持全部股份,獲利4311萬余元。

  “股票的獲利情況我是第一時間就知道的,但我當時是公職人員,不好拿回來,只好先放著,想著以后有機會再取回來。”王儉說。直至2019年1月,在辭去公職一年多后,王儉方從王某某處取回1700萬元。

  “和王某某相比,肖某某算是王儉的半個‘管家’,多年來,他把王儉一家‘照顧’得無微不至,出手格外大方。”辦案人員說。2011年1月,肖某某為感謝王儉幫助其公司多次承攬工程,出資1000萬元為王儉購買某公司股份,并約定股權由肖某某找人代持,收益歸王儉。平時王儉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肖某某也都會“及時出手”給予幫助。王儉對其很是認可,凡是神華寧煤集團的相關工程,都會先安排肖某某承攬,甚至親自為其投資經營出謀劃策,成了名副其實的“官商一家”。

  2015年12月,王儉任自治區經信委黨組副書記、副主任,此后不到兩年,他卻主動辭去了公職。對此,王儉解釋道:“我在神華寧煤任董事長期間,呼風喚雨,為所欲為,到經信委以后,卻被安排到了一個副職的崗位,我的落差感很大。恰逢此時,有個朋友邀請我去他們公司干,我就想干脆辭職吧。”

  “其實,王儉辭職主要是為了收割他在任期間所收股票的收益。”辦案人員告訴記者,“他一直在找機會,取回在王某某處存放的4000多萬元。”

  王儉處心積慮,采取隱蔽的手段收受他人財物,以期逃避審查調查,然而,這一切都是徒勞。經查,王儉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在工程項目承攬、煤炭資源整合協議簽訂、工程款支付、設備物資采購等方面為他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相關單位及個人行賄款折合人民幣共計6042萬余元,其中,黨的十八大后收受財物共計4422萬余元。

  在擔任神華寧煤集團董事長期間,王儉多次在大會上談廉潔、講奉獻,不少干部對他尊敬有加,甚至把他當作勤廉榜樣。而在臺下,他卻以權謀私、大肆斂財,想方設法掩蓋自己的貪婪行為,搞兩面派,做兩面人。他懺悔道:“我是非常羞愧的,不光是羞愧,我晚上也難以入眠,一閉上眼睛,自己做的那些事情就會一件一件浮現在眼前,太折磨了,很懊悔,很痛心。”

  打球上癮,安排下屬某企業利用公款購買高爾夫球會員卡歸個人使用,工作日休息日都在高爾夫球場

  從違規吃喝到收受禮品禮金、股份財產,從出入高檔會所到追求奢華,與老板們玩在一處的王儉享樂主義思想日漸滋生,走向了驕奢淫逸、肆意放縱的歪路。

  2012年11月,王儉安排下屬某企業利用公款購買了一張50萬元的高爾夫球會員卡,稱用于公務接待。“說是公務接待,基本上都是我用的。”王儉坦言道,“第一次接觸高爾夫球這項運動后,我便樂在其中不能自拔,被它迷住了,成了一名‘癮君子’。”在組織明確要求單位的高爾夫球會員卡必須封存上交時,他卻隱瞞不報,長期使用,并認為只有高爾夫球運動才符合他的身份。

  “我一直把打高爾夫球當作雅好,覺得這個運動只有少數富人玩得起,而我作為一個領導干部,就應該享受這種高雅運動。一開始我在銀川打,后來發展到全國各地,甚至延伸到國外。球場也成了權錢交易的場所。”王儉說。

  為了打高爾夫球,王儉甘于被“圍獵”,無論是購買價值不菲的裝備,還是球場高昂的消費,總有人投其所好,他也都欣然接受。

  據神華寧煤集團相關人員描述,無論是工作日還是休息日,在球場上總能看到王儉的身影。在一次次揮桿中,王儉與老板們感情“近”了,與企業廣大干部職工的感情卻“遠”了,心中只有權與利的王儉,敷衍工作,背離群眾,一步步“退”到了懸崖邊上。

  在辭去公職后,為了填補精神上的空虛,王儉更加熱衷于打高爾夫球,其特定關系人薛某還為其在北京購買了一張高爾夫球會員卡,供其長期使用。

  “我辭職后來找我打球的人也不少,最開始還覺得是自己與他們關系好,后來慢慢發現他們看中的是我在寧煤這么多年下來積累的人脈和影響力,想要借此拿一些項目。對此我還有點沾沾自喜,覺得還有人找,就證明自己有價值。”王儉自我剖析道。然而,這一切終將成為過眼云煙。

“父親為我取名‘儉’,是希望我一輩子勤儉節約、艱苦樸素,但自己恰恰由儉入奢,成了‘王奢’。”在黨紀處分決定書上簽字的王儉雙手顫抖,淚流滿面,“我辜負了父親的一片良苦用心啊。”

 擅權妄為,集團多人被查仍一意孤行找門路、托關系,企圖為自己的“小圈子”開脫

  王儉在生活上追求奢靡享樂,在工作上則獨斷專行,以“家長”自居,甚至越權越位。他坦言道:“組織任命我為副書記,在集團黨委領導下分管行政工作,但在我的‘把控’下,卻成了董事長直接領導黨委工作,凌駕于組織之上。”

  “你去處理一下,把‘火’滅一滅。”2010年,神華寧煤集團下屬某煤礦的主要領導因違法犯罪被檢察機關偵查,時任集團董事長的王儉不僅沒有積極配合偵查工作,反授意下屬找門路、托關系,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2013年,該集團又有多名礦長因受賄被查,并受到法律制裁。事后,有一位檢察機關的領導告誡王儉,“若你們能正確對待,早些剎住歪風邪氣,也不至于出現這種情況。”但王儉不以為然,“社會風氣就這樣,這些不過是偶然事件。”有人建議他在集團內開展警示教育,以案為鑒,但驕傲自負的王儉對此嗤之以鼻,他深信只要人脈廣,做事謹慎一點就沒有問題。“上梁不正下梁歪,我也在違紀違法,膽子更大,所以對他們的犯罪行為根本沒有在意,整個集團風氣日漸敗壞,最終覆水難收。”王儉說。

  2014年,中央巡視組對神華寧煤集團進行巡視,該集團多名中層干部因涉嫌受賄被查,鋃鐺入獄。集團干部接二連三落馬,王儉卻仍未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更沒有意識到問題的根子在自己,仍一意孤行,企圖用自己的“人脈關系”解決問題,為自己的“小圈子”開脫,嚴重破壞了企業的政治生態。

  而在對待自治區和上級神華集團公司的監督管理上,王儉則兩面討巧,逃避監管,“寧煤雖然有自治區和神華管,但管理是比較松懈的,我對自治區匯報工作的時候,就講當前項目的進展,工作取得的成績;在神華匯報工作時,就會說自治區對我們工作的支持,并強調區里對我們管理很嚴格。實際上兩邊都不怎么會管我,被我鉆了空子。”

  “王儉案是我區國有企業腐敗案中的典型,監督有形無實,權力制約乏力是這一領域作風和腐敗問題不斷蔓延的主要原因。”辦案人員說,“有效制約和監督權力運行,才能抓住抵制腐敗的關鍵與要害。”

  綜觀王儉的嚴重違紀違法行為,幾乎沒有繞開過“權”字:權大了,能監督自己的人少了,開始妄自尊大;權大了,圍在身邊的有錢人多了,搞起了權錢交易;權大了,腰包鼓了,開始了聲色犬馬,直至以權壓人,專權弄權,破壞單位政治生態。以案為鑒,落實對國有企業的有效監督,要扎牢不能腐的制度籠子,推動國有企業完善現代企業制度,強化對“一把手”的監督,為權力運行糾偏正向。該案亦警示黨員領導干部要筑牢思想防線,堅持公正用權、依法用權,守住廉潔底線,莫重蹈王儉的覆轍。

王儉懺悔書(節選)

  通過反思,我深刻認識到自己錯誤的嚴重性,組織本來對我寄予了很大希望,我卻沒有珍惜組織給予的權力去很好地為黨工作,濫用權力,為自己和他人謀取私利,跌落成一個腐敗分子。我痛定思痛,從錯誤中反思出幾點感悟,作為反面典型,警示他人,也永遠警示自己。

  “儉與奢”。“儉”,是父親給我起的名,有我出生時很深的歷史烙印。1960年正是國家三年自然災害最困難的時期,聽母親說,生我時單位給她坐月子的生活補貼就是8斤胡蘿卜。我就是靠這胡蘿卜哺育的初生。父親更是希望我一輩子都能勤儉節約、艱苦樸素。但自己恰恰由儉入奢,成了“王奢”,貪圖享受、驕奢淫逸,完全辜負了父親的一片良苦用心。正是忘了“儉”的初心,變成了“奢”,有了貪念與私心,才走向了犯罪。

  “雅與俗”。什么是雅?什么是俗?不同的階級有不同的判斷標準。就體育運動來講,不同的健身運動方式本身沒有什么雅俗之分,但一項運動只被少數富有人把持著,成了權錢交易的場所,被老百姓在心中冠上奢侈腐敗的形象后,就有了雅俗之別了。作為一名國企的董事長,我經常和老板們在高爾夫球場揮桿瀟灑,在企業干部職工中造成了惡劣影響,顯然已不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公仆了,而是高高在上的官老爺,也就變成俗不可耐了。始終心系百姓,與人民群眾同甘共苦,鞠躬盡瘁,在人民群眾心中才是最高雅的人民公仆。

  “守與舍”。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就是“守”。初心易得,始終難守,就必須始終保持崇高的革命理想和旺盛的革命斗志。守住為國有企業的改革發展努力工作、頑強拼搏的精神家園,就必須舍去貪圖享受、為少數人和自己謀利益的私心雜念。但自己卻熱衷于建立人脈關系,給他們利用權力提供幫助,謀取私利。能和你成為朋友,不是你的人品有多好,而是因為你手中的權力好,本質就是權錢交易,哪有什么真正的情感友情?收受了人家的“好處”,心里早就把你唾棄了。用權力打造起的人脈關系絕不是自己的人脈資本,而是編織自己作繭自縛的枷鎖。如果自己把精力全部用在工作上,心中始終謀劃著企業的發展和職工群眾的利益,就絕不會跌入違紀違法的深淵。

  “得與失”。作為一名黨員,正確看待個人的得失,多想想為黨和人民的事業而犧牲的英烈們,多比比勞動模范,與他們來比得失,就能做到不為私心所擾,不為名利所累,不為物欲所惑,淡泊名利,克己奉公,實現共產黨人的人生價值。作為一名國企領導,組織已給予了我很高的榮譽和待遇,應該多與企業的職工來比自己的得失,心中多想想在井下奮斗的礦工兄弟,為他們多解決些實際困難,為他們多分憂,倍加努力地工作。但自己卻與社會上的老板們比得失,覺得自己比他們付出的多,得到的少,越比心里越失衡,開始想著攀比仿效,琢磨著給自己找后路,以權謀私,到頭來把自己比進了高墻鐵窗里,失去了一切。

  “自律與他律”。自律是內因,他律是外因,外因靠內因才能起作用。沒有嚴格的自律意識,再嚴格的他律也會監督不到位。作為國企一把手,必須認識到崗位的重要性和特殊性,不斷增強自律意識。我作為集團黨委副書記,上級的監督很難持續到位,往往上級到單位檢查工作、調查研究、參加民主生活會和組織生活會時,班子成員很難對我提出批評,指出自身不足。在班子內部,沒有樹立良好的民主氛圍,自己不能按一名普通黨員身份與班子成員坦誠交流,始終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領導姿態,同志們怎么可能給我提出善意中肯的批評,并指出我的不足!自己不加強政治學習,不能從思想政治上經常檢視、剖析和反思自己,自律意識也就慢慢淡忘了,成為了不受任何約束的特殊黨員了,突破紀律底線走向犯罪也就成了必然。

  雖然我即將離開黨組織的懷抱,但組織在留置室給予的幫助教育足夠我受用余生。今后我依然會按照黨員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把理想信念作為自己的精神支柱,彌補我曾經丟掉的一切,常懷敬畏之心,常懷感恩之心。接受改造,重新做人……


毛片A片久久,久久免费看少妇高潮A片特黄,日产中文字幕无码免费视频,韩国三级中文字幕高清